假名牌包預警!你在迪拜買的奢侈品可能成本不到300…

2019年11月18日13:57  來源:央視新聞

近日,中國警方和阿聯酋警方聯手,對一個跨境制假售假團伙,實施同步收網打擊行動,抓獲境內境外犯罪嫌疑人57名,查獲假冒路易威登、假冒愛馬仕、假冒香奈兒等奢侈品28000余件,涉案金額近人民幣18億元。

名牌箱包被假冒萬元奢侈品成本不到三百元

在上海、廣東兩地公安機關的一次打擊侵犯知識產權犯罪行動中,查獲了一家正在制假的私人作坊,作坊里工人正在加班加點生產各類箱包,這些箱包上都印有醒目的國際知名品牌商標。

被查獲的這家作坊雖小,工人也只有十幾個人,但是分工明確。當工廠負責人將真包買回來后,他們就會將真包分解開、打樣、用紙做版型、去市場采購皮料,然后分別負責皮料的開料、皮料的粘合成型、皮料的美化油邊、皮料的車縫,通過這種流水化作業,生產出一個個外形高度相似的假冒品牌箱包。

被抓獲的犯罪嫌疑人王某加表示,難做的包一天能做二三十個,如果好做的話,一天可以生產三四十個。

從這些被查獲人員的手機里,警方還發現,這個小作坊生產的箱包都是由上家指定品牌、指定箱包類型和箱包的數量,并隨時上報生產進度。

當這些高仿的箱包生產完成后,就會配上偽造的“原廠正貨”證書以及“海關進口貨物報關單”“海關進口增值稅專用繳款書”,一起打包裝進集裝箱,通過海運或者航運,運往阿聯酋的迪拜,在那里按照真品打折促銷,以幾千元到幾萬元不等的價格銷往多個國家。

犯罪嫌疑人王某加告訴記者,生產一個高仿包,人工費用加上皮料等所有成本,全部算下來就一兩百元。

在上海、廣東的深圳、佛山、陽江等地,警方也展開了打擊制假售假行動,抓獲境內境外犯罪嫌疑人37名,搗毀制假窩點1處、囤假窩點5處,當場查扣假冒“路易威登”“愛馬仕”“香奈兒”品牌成品包、服飾7000余件。與此同時,阿聯酋迪拜警方也在迪拜當地抓獲團伙成員20人,查扣各類假冒品牌箱包、服飾2萬余件。涉案總值17.89億元。迪拜查獲的部分假冒品牌箱包就是國內制假窩點制作。

一張報關單牽出跨境制假售假大案

這次跨境打擊行動,是中國警方針對當前知識產權犯罪領域中,跨國犯罪比較突出這一特點,與阿聯酋警方展開的一次國際執法合作。而這次兩國跨境打擊行動的線索,源于境外倉庫中一張印有中國公司名稱和標志字樣的報關單。

上海市公安局食品藥品環境犯罪偵查總隊的一名探長戴莉,一直負責摸排侵犯知識產權犯罪的相關線索。就在今年上半年,一家國際品牌公司的權利人向上海警方舉報了一條重要線索,在阿聯酋的迪拜,發現有來自中國的假冒品牌箱包。

據戴莉介紹,阿聯酋迪拜警方近些年多次對一個售假團伙進行打擊,但是都沒有從根本上摧毀這個犯罪團伙。在打擊過程中發現部分假貨來自中國,但是不知道從中國哪個城市發出來的,因為他們從來沒有在海關截獲過來自中國的假貨。

阿聯酋警方在最近一次查處假貨過程中,在存放假貨的倉庫中發現了印著“廣州小駱駝”公司名稱和標志字樣的報關單。“廣州小駱駝”是一家什么樣的公司?公司與那些假冒品牌箱包有什么樣的關系?上海警方就此線索展開了偵查。

上海市公安局在境內工商注冊檢索時,沒有發現這家公司的名字,后來從信紙上面留有的電話和地址嘗試入手,經過實地探訪,發現該地址確實有一家公司,但是它不叫廣州小駱駝貿易有限公司,叫廣州思鈳路貿易有限公司。通過對比,偵查人員發現了這兩家公司雖然名字不同,但是公司所用的駱駝標志完全相同。

上海警方通過偵查還發現,廣州思鈳路公司實際由香港小駱駝公司百分之百持股,公司負責人都是相同的兩名境外人員,公司服務的對象也全部是境外固定的客戶,從不接收陌生客戶的業務。當境外客戶下達訂單后,這家公司就會在境內與制假窩點合作,招攬有制假經驗的小工,按需生產各類假冒品牌的箱包。

在查證了這些信息后,上海警方提請公安部,邀請阿聯酋迪拜警方在上海進行了正式會晤。經過兩國警方針對此案進行案例交流,發現中國境內公司的兩名境外實際負責人,正是阿聯酋警方掌握的境外團伙兩名主犯。

之后,兩國警方決定展開同步抓捕工作。

公安部食品藥品犯罪偵查局副局長杜巖:從案件本身講,根據我們掌握的證據,完全具備對我國境內犯罪團伙收網打擊的條件。如果推遲行動,會給我們帶來新的工作量和風險,但為了對這一跨國犯罪集團實施全鏈條打擊,我們推遲了行動時間,將有關線索通報給阿聯酋警方,共享線索、證據和有關信息,共同商定聯合偵查、同步打擊的行動方案。

中國警方將獲取的證據及時通報給了阿聯酋警方,阿聯酋警方在獲取這些關鍵證據后,對盤踞在迪拜的這個犯罪團伙的主要人員實施了抓捕。

目前,中阿雙方就跨境犯罪團伙成員的引渡問題也正在協商當中。

假冒奢侈品,為何屢打不絕?

多年來,阿聯酋警方一直對這家跨境造假售假團伙實施打擊,但是該團伙的發展卻越來越大,還在境外不同國家發展分銷商,境外分銷商最多是超過200余名,輻射中東地區。制售假冒奢侈品的行為屢打不絕,原因到底是什么?除了高額利潤的驅動,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境外假冒奢侈品需求量遠大于境內。

這個跨境造假團伙在中國境內的一個代理人林某華,負責接收境外發過來的訂單,然后聯系中國境內人員,生產他們指定的假冒奢侈品箱包。據他坦白,在國外,很多人愛買假包,他們是心甘情愿去買假包。

假冒奢侈品不僅在境外有大量市場,還能給造假售假各個環節帶來巨額的利潤,一個成本兩三百元的假冒LV包,在自稱打折促銷或告知對方是假貨的情況下,能賣到幾千到幾萬元。

據犯罪嫌疑人林某華介紹,越貴的包利潤越高。以愛馬仕為例,利潤起碼會對半。訂真的限量版愛馬仕要幾十萬,高仿的訂購價也要四萬元。

百分之幾千甚至到百分之幾萬的利潤,讓這些制假團伙都覺得不可思議。

除此之外,假冒奢侈品屢打不絕,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犯罪團伙境內外勾結。境內生產、境外銷售,在生產、運輸、銷售各個環節上越來越隱蔽。針對這一特點,公安部表示,下一步將與國際刑警組織、相關國家執法機構加強情報信息共享,推動全球范圍對知識產權犯罪的聯合打擊。

打擊侵犯知識產權犯罪四大措施并舉

跨境打擊制假售假,是對知識產權的保護。今年,公安部專門組建了食品藥品犯罪偵查局,將打擊侵犯知識產權、假冒偽劣產品犯罪職能全部劃轉到食品藥品犯罪偵查局,進一步強化偵查打擊職能,服務國家創新發展戰略。為更有效地打擊侵犯知識產權犯罪,目前食品藥品犯罪偵查局采取了四大舉措。

一是將打擊矛頭對準直接坑害群眾利益、危害生產生活安全、妨礙企業創新發展的侵權假冒犯罪。

二是緊盯屢打不絕的地域性、行業性造假“頑疾”,聯合相關部門開展打擊整治,減少造假帶來的無效供給,遏制犯罪再生能力。

三是注重全鏈條、全領域打擊犯罪,包括積極推動針對跨國侵犯知識產權犯罪開展更加務實的國際執法合作。

四是突出平等保護,無論是國內國外企業、國營民營企業,公安機關對其創新成果和所有合法知識產權,均一視同仁,給予同等的依法保護。

今年7月25日,公安部部署全國公安機關開展“昆侖”行動,集中打擊食藥環犯罪,打擊侵犯知識產權和假冒偽劣犯罪是其中的“昆侖3號”行動。在3個月的時間里,“昆侖3號”行動共破獲案件2668起,打掉制假窩點2043個,抓獲犯罪嫌疑人6197人,涉案價值約人民幣69億8千萬元。

我來說兩句 0人參與,0條評論
發表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及免責聲明:本網所轉載稿件、圖片、視頻等內容僅出于向公眾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公司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体彩p5跨度走势图 加盟淘汰郎赚钱吗 汽车检测站靠什么赚钱 成都麻将怎么摸 95后赚钱创业故事 合一亚洲网址 赚钱帮登录不了 如何勾起一个人赚钱的欲望 单机捕鱼达人1最旧版本 美团现在如何赚钱 如何入会赚钱 免费送彩金捕鱼 马云 2018楼市不再赚钱 有什么能提现快的赚钱 彩票777群 上班时间没什么事 做点什么赚钱呢 2月19街摆摊卖什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