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政濟寧|《問政濟寧》第11期直擊民政領域痛點

2019年11月14日19:54  來源:濟寧新聞客戶端  作者:苗群

濟寧新聞網訊(記者 苗群)11月13日晚8:00,大型全媒體問政欄目《問政濟寧》第十一期在濟寧廣播電視臺新聞綜合頻道現場直播。

本期《問政濟寧》節目聚焦低保辦理、墓地經營以及養老問題,曝光了民政部門在基層服務、政策落實、工作作風、執行力等方面存在的一些問題。

難辦的低保 到底卡在哪兒?

低保是一項兜底性的制度安排,在保障困難群眾生活方面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然而,有些群眾卻反映,在低保的辦理上,卻遭遇到了踢皮球似的待遇。11月13日晚《問政濟寧》節目就曝光了低保辦理難的問題。

36歲的齊國會家住梁山縣韓崗鎮齊崗村,今年三月份,他被檢查出來患有尿毒癥,花光了家里的積蓄不說,還欠下了部分債務,生活陷入了困境。

根據《濟寧市社會救助辦法》規定,對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員人均收入低于當地最低生活保障標準,以及因患白血病、尿毒癥等需要長期治療的重特大疾病,或其他原因導致生活必要支出大于收入、實際生活水平低于最低生活保障標準,且符合當地最低生活保障家庭財產狀況規定的家庭,給予最低生活保障。

齊國會說,他從今年3月份就去鎮民政辦申請低保了。民政局的相關負責人表示,他這種情況,也確實應該申請低保,但是想要辦低保,必須要去村里填寫申請書、申請材料,只要是村里把這個材料遞上去,開會研究好以后,鎮上就給批。

所以,齊國會就去村委會進行了申請,村委會負責人告訴他將開會研究。然而幾個月過去了,直到現在村委會也沒有給其一個明確答復,更沒有將他的材料上報到鎮里。

村書記強調村里面想要申請低保的人很多,至于把誰報到鎮里,需要大家開會研究。但無奈村委會意見不一致,所以就擱置到了現在。

看到村里指望不上,齊國會再次聯系了鎮民政辦相關負責人。可是鎮民政局的負責人依舊堅持,一定要村里通過才可以上交到鎮里,不能直接到鎮里申辦。

家住金鄉縣馬廟鎮申莊村的申玉換今年39歲,患有精神二級殘疾,無勞動能力,整日臥床不起,由年近80的老母親照料生活。為了將來生活有個保障,申玉換的大姐申艷華就找到當地民政部門給妹妹申請低保。

然而鎮民政部門相關負責人告訴申艷華,要想給申玉換申請低保,必須先找村里。可村委會認為申玉換不符合條件,所以也就不接受她的低保申請。就這樣,從今年春天開始,問題一直僵持到現在。無奈之下,申玉換的二姐申杰英向金鄉縣馬廟鎮民政部門反映情況。可是她得到的結果依然是必須要把申請交給村里,這是正規的程序。

在國務院頒布的《關于進一步加強和改進最低生活保障工作的意見》,意見中對辦理低保程序的要求非常明確。在申請程序上規定:“凡認為符合條件的城鄉居民都有權直接向其戶籍所在地的鄉鎮、街道提出最低生活保障申請;鄉鎮、街道無正當理由,不得拒絕受理。”在審核程序上規定,鄉鎮、街道是審核最低生活保障申請的責任主體,在村(居)協助下,應當對最低生活保障申請家庭逐一入戶調查,第三步才是民主評議。

濟寧市民政局黨組書記、局長任廣德表示,低保救助是黨委政府為解決困難家庭的基本生活保障而設置的一項政府的救助制度,從救助制度的程序來看,今天的片子反映出了基層民政具體工作的負責同志,在政策的把握上,包括政策解讀存在片面性。村民可以直接把申請交鄉鎮,由民政部門到到村進行核實,如果符合當地低保的標準,就按程序進行申報。

梁山縣民政局的負責人表示,在辦理低保的流程上,對鄉鎮的要求是非常具體、非常明確的,和上級的要求是一致的。出現這種問題,主要是民政部門的工作人員對政策的把握不準確,不嚴謹,不全面,沒有根據事實情況,實事求是的來進行辦理。

特邀觀察員、山東省社會主義學院副院長孫黎海對梁山民政部門負責人的態度表示失望:“梁山的這位同志說的很明白,一開始講對下面的要求非常的明確、非常的具體,然而出了問題,又說是因為下面把握不精準,而不是因為推脫責任造成的,自己說的話和自己是矛盾的;原來文件中規定,責任的主體本來就是鄉鎮,鄉鎮直接受理,而村委會可以協助,所以出現今天的情況問題的癥結實際上就是工作人員的推諉扯皮。只有正視工作態度,才能推進問題的解決。”

墓地違規經營 部門鄉鎮為何視而不見?

從2018年7月份起,濟寧開展殯葬領域突出問題專項整治,對違規亂建公墓等12種行為進行重點治理。一年多的時間過去了,殯葬領域突出問題治理的效果如何?目標達到了嗎?

根據線索指向,11月3日,記者來到汶上縣康驛鎮南高村進行調查。附近村民說,他們村附近有個公墓林在對外出售,不是本村的只要花錢就能買。

村民所說公墓林,名叫“甘露陵園”。通過網上查詢發現,甘露陵園一直在對外銷售。但記者在濟寧民政局公布的合法經營性公墓名單中,并未找到甘露陵園的名字。隨后,記者以購買咨詢的名義,聯系到了甘露陵園的工作人員。

為了弄清楚甘露陵園的經營行為究竟是否合規,記者電話咨詢了汶上縣民政局公墓管理處的工作人員,得到的答復是甘露陵園屬于私自銷售,不允許,是違規的。

違規建造的墓地卻堂而皇之的對外出售,經營狀況又如何呢?帶著疑問,記者進行了實地調查。甘露陵園工作人員一再表示,他們這里是屬于公墓,是康驛鎮政府的項目,而且對外出售墓地已經多年,不會存在任何問題且銷售的還很快。

然而當記者電話咨詢汶上縣康驛鎮政府的工作人員時,卻得到了不同的回答。汶上縣康驛鎮人民政府工作人員表示,對此一無所知,目前康驛鎮沒有公益性的陵園,也沒有合法的對外營業的陵園。至于他怎么操作是他的事,誰經營的這個事情找誰。

盡管汶上縣民政局工作人員明確表示此處墓地未經審批,汶上縣民政局的負責人仍然認為這是一處公益性墓地,并作出這樣的解釋:2011年鎮里建立經濟園區,將幾個村的墓地遷移,鎮里租了一片地為當地的群眾興建的公益性公墓,當時這塊墓地都有備案,但只是備案,沒有正式的審批手續。他到民政局之后曾經去過兩次,了解這個情況。這位負責人同時表示,公益性墓地是可以按照政府制定的價格和維護管理費來收取一定的費用,但是不能出售給當地群眾以外的人。之所以七八年沒有治理,這其中存在歷史問題。

濟寧市民政局黨組書記、局長任廣德表示,看到節目中曝光的問題,他感覺很慚愧,汶上公墓未批先建,手續不完善,擅自往外銷售,是一種違法行為。接下來我們將會到實地查看,結合今年省委省政府專門出臺綠色殯葬改革的實施意見,下一步在所有的縣市區,每個縣要建一個公益性的公墓,同時根據每個鄉鎮大小的不同,建兩到三處,來解決疏和堵的問題。

特邀觀察員、山東省社會主義學院副院長孫黎海點評中指出,關于墓地這個問題的是非對錯,大家都看得很明白,但是讓人感覺非常“有意思”的是,汶上縣民政局的領導一直在“打太極拳”,始終沒有說這個事情對還是不對,該還是不該,這個問題很清楚,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也會懷疑這背后到底有沒有利益輸送。作為管理部門、職能部門,一定要負起責任來,所以對這個問題,希望民政部門認認真真的提高自己的思想認識,思想認識不解決的話,打太極拳、推諉扯皮這種現象恐怕還是難以根絕。

莫讓惠民工程淪為“面子工程”

據資料顯示,濟寧市現有60歲以上老年人口157萬,占戶籍總人數的19%。有這么多老年人,養老自然就成了大家關心的大事。近些年,為了解決城鄉養老問題,市民政局和各縣市區都進行了許多努力和探索,有些做法甚至還成為媒體爭相報道的亮點,那這些工作的效果如何?昨晚的《問政濟寧》就曝光了養老服務體系中存在的一些問題。

鄒城是全省養老服務創新實驗區,建設農村互助養老院是鄒城農村養老的創新舉措之一。據媒體報道,2015年鄒城市建起了100多個農村互助養老院。位于鄒城市東部山區的張莊鎮投入近300余萬元,建立了12個能為老人提供就餐住宿和文化娛樂等照料服務的互助養老院。其中,鎮里投入6萬元,將大律村閑置的面積約600余平方米的村“兩委”辦公地改造成養老院。

11月10日,記者來到媒體曾經報道過的大律村村委會,發現這里根本就沒有老人進行活動。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之前互助養老院的確是在這里,但是后來撤除了,搬到了不遠處的衛生室院內。

隨后記者來到了工作人員所說的衛生室大院,在這個院子里有十來間房,每個房間門口都掛著“張莊鎮衛生院大律門診部”的牌子,其中標有內科門診和藥房的兩間房便是村委會工作人員所說的地點。

老人告訴記者,2014年張莊鎮投入資金將當時大律村閑置的約600余平方米的村“兩委”辦公地改造成了互助養老院,很多老人都住了進去,但后來,因為工作人員不能提供水電、暖氣的服務,有不少老人又陸陸續續搬回了家。

媒體報道中,當時在張莊鎮老崖頭村互助養老院里,棋牌室和休息室娛樂的老人很多。老人們表示:“到了冬天,很多老人都愿意到養老院里來,這里除了水電都免費之外,還有暖氣。”

可是據記者調查,老崖頭村互助養老院只是給老人們提供了一個住所,生活起居無人問津,更談不上相應的設施及服務。

城市養老設施不足,也是近幾年民政部門著力解決的問題之一。2018年8月,濟寧市民政局聯合多部門出臺了《濟寧市住宅小區配建養老設施的建設、移交與管理辦法》,提出:“新建居住小區要配套建設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用房,已建成的小區和老舊居住區也要開辟養老服務設施”。

這項工作的推進情況如何呢?11月8日上午,記者分別來到了位于高新區的紅星一號和皇營東郡小區,對這兩處新建小區養老設施的配建情況進行了采訪調查。

紅星一號、皇營東郡的銷售服務人員都表示,帶有養老配套設施的,只有高端盤有,這邊現在沒有。

隨后,記者又來到了兗州區的在售新建小區惠民瑞馬世家,以購房的名義咨詢該小區的養老服務設施是否完善,得到的答案也是“沒有”。

《濟寧市住宅小區配建養老設施的建設、移交與管理辦法》提出,老舊居住區配置養老設施工作應在2020年底前全部完成。那么,老舊小區的養老設施配置工作,又是什么情況呢?

洸河花園物業工作人員說小區內沒有養老設施,也沒有這方面的規劃。在都市花園小區也得到了同樣的答案。

針對養老設施配建的問題,記者咨詢了濟寧市民政局的工作人員。市民政局工作人員表示,新建小區養老設施配備率都不高,而且小區配建也不是民政部門一家能管的,涉及住建、自然資源規劃,財政等部門,要聯合推進。

鄒城市民政局的負責人表示,鄒城目前是182家互助養老院,分布在835個行政農村,基本上都是政府主導,村級主體,2013年開始建設,建設期間省市各級財政有一部分建設補助,運營的補助每人每年按床位補助500元,后期運營的成功與否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村級集體經濟的后續能力,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看到片中村里的這種情況,還是感到非常痛心,也是民政部門監管不力造成的,回去之后要舉一反三,立即整改,擠占的退出來,功能不完善的繼續完善。

濟寧市民政局黨組書記、局長任廣德表示,2017年濟寧市已經申報成功了全國居家養老示范城市,但目前有些農村互助養老院功能被擠占,沒能達到意想的效果,感覺到心里很慚愧。這其中監管不到位,定位不準確是造成現狀的主要原因。而對于城市養老來說,存在著很明顯的規而不建,建而不交,交而不用的問題,下一步要按照規定,在新建小區要按照每百戶40平方,老舊小區20平方來配建相對應的養老設施。

(未經書面授權,本文嚴禁任何媒體轉載)

我來說兩句 0人參與,0條評論
發表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及免責聲明:本網所轉載稿件、圖片、視頻等內容僅出于向公眾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公司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体彩p5跨度走势图 开个吐司店赚不赚钱 赚钱的主机游戏 网络语音主播怎么赚钱 一起来捉妖 怎么赚钱 卖吃的食材什么赚钱 手机上怎么打麻将赌钱 苹果点广告赚钱软件 玉米收割机赚钱么 暴利赚钱项目55招书 杏彩网址 国彩苹果 洗衣机安装工赚钱不 ar黑科技能赚钱吗 妻中蜜3怎样赚钱 宝可梦赚钱 最赚钱的运动明星